纺织服装机械网

登录

服装电商激荡二十年 | 产业带创业者——后电商时代的顶级玩家

2024-06-14338
来源:中纺联流通分会 胡晶
  “行业比价内卷、平台规则严苛、退货压力巨大、利润无限压缩……”这是已进入深水区的服装电商赛道上经常听到的声音。但是,随着一批批年轻的服装电商创业者羽翼渐丰,他们用全新的视角给行业带来新的声音,并不断扩大着声量。
 
  近几年,一批批服二代和年轻创业者扎根服装电商产业集群,锐意进取,勇立潮头,在服装这个既传统又新潮的行业中,不断玩出新花样,创造新物种,他们正在发展成电商存量时代的顶级玩家。
 
  湖北莱依窕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熊飞翔是天门服装电商基地的优秀青年创业者,亦是全国数以百万计的电商玩家群像中的一员。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后服装电商时代,以熊飞翔为代表的产业带电商创业者们,在一片红海中,仍然“玩儿”得风生水起。
 
  “服装电商的未来是产业带电商。”
 
  和多数电商创业者一样,熊飞翔也是吃到“流量红利”而赢得第一桶金。如今,平台流量红利逐渐退潮,熊飞翔却并不消极,他认为:“只要量做到够大,还是能够盈利。”天门的大多数电商创业者,都坚信在绝对的订单量面前,其他痛点不会影响发展全局。“薄利多销”并不是万能灵药,“熊飞翔们”的底气,更多是源自天门这片服装电商创业者扎根发展的沃土。
 
  “未来,电商的红利就在产业带,服装电商的未来,就是产业带电商。”熊飞翔认为,强大的供应链、更低的仓储物流和人力成本、政府的政策扶持、城市的产业氛围,只有做到了这四个优势不断叠加,才能保证质优价廉地完成大量订单销售,而能够做到这四点的,唯有电商产业带。
 
  “服装产业和天门之间是鱼和水的关系。”
 
  天门服装电商的迅速崛起,尤其是年轻创业者的大量回流,是近两年服装流通行业的热点话题。天门的成绩正是产业带电商崛起的有力印证。熊飞翔介绍,天门政府为了抢抓风口,加速服装电商人才回流,出台了“服装产业发展17条”,为了降低生产运营成本,专门成立了专班。“就拿物流成本来说,专班层面跟几大快递公司总部协商议价,引进京东云仓、中通云仓等设立分拨中心,还给商家提供真金白银的快递补贴。”熊飞翔介绍:“如今的天门已经是一座拥有浓厚的服装电商基因的城市,现在只是本地人的回流,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才和资源继续向天门集聚。”
 
  中小城市劳动力外出打工、创业、投资是我国城市建设的常态,而奔赴沿海地区纺织服装行业的创业者更不在少数。天门人曾经的流出是时代的必然,而如今的大量回流,则是天门政府主动作为,建设服装电商集群的必然。正如熊飞翔所说的:“服装产业和天门之间是鱼和水的关系”,天门创业者的回流,是一场充满必然性的双向奔赴。
 
  “直播电商要做大,先做散。做店群,做矩阵!”
 
  平台规则严苛、流量红利退化、库存和退货双重加压……面对这些行业共同的痛点,熊飞翔现阶段的解决办法是:做店群。
 
  现阶段,以抖音为代表的直播电商平台,由于平台规则限制,单店做大难度很高,采取店群模式,是处于起步期和中等发展阶段的商家,最有效的发展模式。“店群”指单平台多账号,形成店铺矩阵,熊飞翔介绍,他在淘宝、拼多多等传统电商平台,抖音、快手等直播电商平台,都采取了店群模式。以多个账号轮流上阵,循环直播,可以更有效地获取流量,实现交易。
 
  抖音等直播平台,其本质就是去中心化的平台,也许“店群”这种去中心的模式,天然地更适合在去中心化的平台生存发展。正如熊飞翔所说的:“平台逻辑就是打散,要做大,就要先打散。”
 
  “服装电商做品牌,可能需要四代人。”
 
  当被问到“你的打法逻辑是走量、打散,那么你怎么能做出品牌?”熊飞翔的答案是:“服装电商行业想要做出品牌,可能需要四代人。”
 
  以家乡天门举例,熊飞翔认为,第一代是外出到沿海地区服装厂打工的开拓者,他们通过传帮带,把更多同乡带入沿海地区,带入服装行业;第二代是打工者中形成更清晰行业认知的一批人,他们开设工厂,成为工厂老板;第三代是服装经营者,最大程度地开辟渠道,牢牢把握着销售端;第四代则是在前三代的基础上,开始做文化、做品牌、做平台。
 
  当被问到现在的自己处在第几代,熊飞翔回答:“我和我周围创业的伙伴们,现在都是处在第三代,我们要把销售做好,内销、外销渠道全铺开,线上、线下渠道全铺开。”他坦言,现在的服装电商人,距离做自主品牌,乃至扬名海内外的中国原创品牌,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还这么年轻,我肯定可以赶得上第四代啊!”熊飞翔笑谈。
 
  “线上线下融合,我身边的朋友已经拿到好的成果了。”
 
  关于做品牌的话题仍在延续,熊飞翔认为,纯线上不会诞生真正有生命力的服装品牌,他说,有长期发展力和行业影响力的品牌,一定是线上线下融合的。
 
  “我身边的朋友正在做一种类似‘新零售’的模式,并且已经拿到很好的成果了。”熊飞翔说:“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太早了,线上引流+线下成交,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当时淘宝的货架电商形式不足以实现。现在我的朋友已经通过抖音实现了。”
 
  熊飞翔介绍,这种模式即在抖音通过直播和短视频投放,精准投流到同城用户,并引导消费者到门店进行产品体验和消费。“线上宣传,引流到门店,可以直接试穿并且带走商品。在这个网购需要等15天预售的时代,我相信这种新零售的模式会越来越有市场。”
 
  他认为,这种模式的门槛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高,“不是只有优衣库那种实力和知名度才能做新零售”他说:“事实上,像天门这种规模的城市,只要一个门店就足以覆盖了,最主要的还是产品的性价比。”
 
  “我的终极目标,肯定是要做独立站。”
 
  熊飞翔坦言:“我现在做跨境做得很沮丧。”
 
  他正在积极与SHEIN、TEMU合作,成为跨境电商供应链,同时,他也在被两大平台的激烈竞争挤压着利润空间。“跨境电商做供货,红利都在平台方,我们只是被限制在生产环节,事实上没有真正摸到海外市场的实体。”熊飞翔说。
 
  熊飞翔说,跨境的部分,他的终极目标一定是做独立站。但是,这是一个相对远期的计划。近在眼前的,是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他说:“新零售我一定会做,我已经找到了合作伙伴,进行到洽谈层面了。”
 
  新零售会做、独立站也会做,未来,服装电商行业的每一个新模式、新物种,都有可能被熊飞翔纳入自己的商业布局之中。也许这一批服装电商创业者的基因不是服装,也不是电商,而是创造。

上一篇:新加坡是举办首届APTEXPO的理想之地——访新加坡旅游局展览与会议署执行署长傅启川

下一篇:国潮风吹进毕业季 汉服消费市场迎来新商机

相关资讯:

分享到:

首页|导航|登录|关于本站|联系我们